11选五5开奖结果江苏

我要投搞

標簽云

收藏晉江文學城作品庫

荷包網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圖片

當前位置:主頁 > 人生領悟 >

愜意的生活 遼河油田子弟的“去”與“留”:東北是不是我的家?

歸檔日期:07-16       文本歸類:人生領悟      文章編輯:庭堂書香

  漫步盤錦市街頭,會看到很多特色名稱:“石油大街”、“油氣蘭州抻面”、“石化小區”。

  走進商場,有“機關食堂”,里面是“作業水吧”、“鉆井烤魚片”、“測采宋嫂面條”、“物探趙大嫂蒸菜”……

愜意的生活 遼河油田子弟的“去”與“留”:東北是不是我的家?

  盤錦街頭的拉面店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于亞妮 圖

  東北新聞網這樣介紹盤錦:遼寧省面積最小、人口最少的城市。1984年6月建市,是全國首批36個率先進入小康的城市之一,全國第三大油田——遼河油田也在這里。

  油田在盤錦,像一個獨立的生態系統。

  以向海大道為界,東邊是油田人聚集區,西邊被稱為“地方”。

  向海大道以西,是市中心醫院,以東,是遼河油田總醫院;向海大道以西,有盤錦市高中,以東,有遼河油田第一高中。

  油田有自己的供水公司、電力公司、消防支隊、療養院、報社,在1984—2004年間,還有遼河油田公安局、遼寧省遼河油田人民檢察院遼河油田分院、遼河油田中級人民法院。

愜意的生活 遼河油田子弟的“去”與“留”:東北是不是我的家?

街道名

愜意的生活 遼河油田子弟的“去”與“留”:東北是不是我的家?

消防隊

  河北小伙陳旻浩(化名)2013年從北京中國石油大學畢業后來到盤錦,覺得盤錦小得就像一個四合院。

  他不明白,一個四合院,怎么還分兩撥人,還互不待見。當地人介紹對象,先問:你是油田人,還是“地方”人?

  “地方男生要追油田的女生,真的很難!奔依锼拇际怯吞锶说乃渭宴(化名),坦言自己作為油田子弟“很自傲”。

  宋佳琪2016年回到盤錦時,已經沒機會進油田了。

  她去了“地方”機關單位工作,擔心如果以后一直在市里工作,以后就是‘地方人’了。

  越來越多的油田子弟選擇離鄉。畢業于人民大學的華原(化名)選擇去上海工作,他覺得盤錦就像一個驛站。

  “東北富裕,東北人花錢都大手大腳”

  宋佳琪出生于1993年。爺爺奶奶、姥姥姥爺、爸爸媽媽,全家除了舅媽,都在油田工作。

  爺爺是吉林人,年輕時當兵,被派到遼寧后認識了奶奶。姥姥祖籍甘肅,她父親在甘肅玉門油田工作,后被派到黑龍江、湖南、湖北,1982年舉家遷到盤錦遼河油田。

  根據《中國石油遼河油田組織史資料》記載:1967年3月,石油工業部批準大慶石油會戰指揮部成立大慶六七三廠,揭開了遼河油田開發建設的序幕。

  1970年4月,石油部根據遼河石油勘探指揮部的勘探開發需要,從大慶、大港、長慶、勝利、江漢、新疆等油田調入職工及接受大批轉業軍人,投入勘探開發建設。截至1995年,遼河局合同制員工有127486名。2013年12月,在冊員工9.65萬人。

愜意的生活 遼河油田子弟的“去”與“留”:東北是不是我的家?

  遼油一高后面,抽油機正在作業。

  河北小伙陳旻浩就是其中之一。他2013年從北京中國石油大學畢業,來到盤錦工作。

  之所以選擇遼河油田,是因為家鄉的華北油田當年不招人,效益也沒有遼河油田好。

  此前他對東北的了解基于電視。簴|北富裕,東北人花錢都大手大腳。此外,他知道東北是“共和國長子”——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全國156個重點建設項目中,52個項目被部署在東北。

  帶著對東北僅有的一點了解,陳旻浩來到了盤錦。和他一起被錄取的,還有為數不多的外地同事。其余多數是遼河油田子弟。

  “覺得你是資源型城市,就跟山西的煤老板一樣”

  油田子弟們在盤錦,自帶光環。

  宋佳琪從小就讀于油田學校,周圍都是油田子弟,她基本沒出過油田的活動范圍。媽媽告訴她:“地方”壞人多。

  “小的時候,你打眼兒一瞅穿的衣服,70%左右就能分辨出油田和‘地方’的孩子! 宋佳琪告訴澎湃新聞,她從小的印象就是,油田條件比“地方”好。

  華原上初中后,家里才搬到興隆臺區,那是遼河油田機關總部所在地。他雖是油田子弟,但父母所屬采油廠。

愜意的生活 遼河油田子弟的“去”與“留”:東北是不是我的家?

采油廠之一

  小孩子們大體被分成三類:油田小孩,采油廠小孩,“地方”小孩。

  華原剛上油田初中時,不認識學校里的同學。那些同學都是油田孩子,從小一起長大。沒人和華原玩。

  老師也會問同學們來自哪個小學。小學名一報,孩子們就能自動歸類。

愜意的生活 遼河油田子弟的“去”與“留”:東北是不是我的家?

  油田小學

  油田子弟徐寧瑋(化名)上初中后,明顯感到老師區別對待油田子弟和“地方”孩子。比如上課不提問“地方”孩子,課后輔導也不找“地方”孩子。

  家長們對“地方”老師也區別對待。華原記得初一班主任是“地方”的,媽媽知道后反應很強烈,說“地方”老師素質都很差,肯定教不好,要給他調班。

  他明明記得,高中英語老師也是“地方”老師,教得很好。

  上大學后,油田子弟在全國各地的同齡人眼里,更是特別。

  徐寧瑋就讀于廣東的大學,身邊同學聽說他家鄉有油田,“覺得你是資源型城市,就跟山西的煤老板一樣”。

  工作以后,宋佳琪去“地方”機關單位上班,發現同事介紹她會加一句“她父母都是油田的”。

  宋佳琪認識了很多“地方”朋友,很難融入,覺得油田孩子生活在蜜罐里,比較單純。

  “油田保障好,我們不需要考慮怎么掙錢買房子,怎么贍養父母這些!胤健⒆訄A滑、處事有自己的一套!

  有一天,她突然想到,如果一直在市里工作,找一個人(結婚),以后自己是不是就屬于“地方”了?

  她媽說是。宋佳琪有一種恍惚感:“我要成為地方人了”,商量她媽以后孩子能不能掛在他倆名下,上油田學校。

  宋佳琪印象中,朋友們讀書返鄉后,找工作第一順位一定是考油田。她聽媽媽說早些年,油田子女可以直接進油田。

  這一說法在《中國石油遼河油田組織史資料》中得到印證:1995年10月,遼河局印發了《遼河石油勘探局職工待業子女市場化就業暫行規定》,當年錄用1090名待業子女上崗就業。

  這幾年,油田招聘開始緊縮。油田子弟的光環慢慢褪去。

  “上千個人爭奪幾個名額,進油田要花40萬‘打點’”

  張博旗(化名)和方樹(化名)2008年讀大學,他們和大批油田子弟一樣,報考時聽從父母意見,選了石油類專業。

  張博旗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2008年全國石油行業是頂峰期。如果孩子成績不是好到可以報清華北大人大,大多數家長希望孩子報石油院校,畢業回來,衣食無憂。

  他報考了北京的中國石油大學,學石油工程,導師頗有名氣!2012年大學畢業時,中石油、中海油這些單位來招人,基本上有多少人就簽多少!

  方樹就讀于武漢中國地質大學,學習資源勘探工程。2012年畢業時,他已經隱隱感受到石油行業在走下坡路。

  此前,遼河油田對油田子弟有招工考試,2012年取消了。另外,各大油田招收油田子弟,開始設定硬性要求:不能掛科,要過英語四級。

庭堂書香走進商熾獾納?遼河油田子弟的“去”與“留”:東北是不是我的家?_會看到很多特色名稱:“石油大街”、“油氣蘭州抻面”、“石化小區”短篇言情漫步盤錦市街頭勵志短篇文章。
唯有魔力